竭鱼

佛系画手.....常驻霹雳/金光布袋戏

【黑时宰X芥】血色

故事发生时间是在织田作刚刚死去的午后

然后大概是太宰消失那四年之间的芥的回忆

第一次写文。很短。

希望没有ooc。

欢迎各位指正错误哦。




又是血色。

和那天一样。


残阳被远方城市的残影慢慢吞噬,连鹤见也映出仿若梦境的颜色。

“肮脏如此也会受到神祇的怜悯吗?”

脑海里兀的冒出这句话来的时候,我的老师太宰治出现在了房间门口。

光温柔照耀他的发顶,倾泄而下圈住被拉长的影。

我的老师低着头,暧昧光芒混合他身上的颜色,深褐头发麦色皮肤,接下来是……


黑色。

撞上墙壁时的所见的最后色彩。

随即是刺目的鲜红。

 

斜阳挤入我逼仄的房间,光迹在地板上缓缓爬行。

 

“咳……”

肺叶剧烈颤动,我弯身抑制这份不适。

黑影缩紧身体,于是光线也摇晃起来。“果然,还是不行呢……”太宰先生蹲身在我面前。他说这话的时候抬起右手,移动到我目光不及处。所以我猜他又在抚摸那只眼睛。

我的老师不知何故右眼缠着绷带。“因为看了不好的东西所以烂掉了。”他是这么说的。其实那黑色布料未覆盖处均可触及到绷带的痕迹,但他说这话的时候露出极微妙的神情,于是那之后我再也没问过。

“芥川君。”那只右手又回到视线里。闻言我抬起头,望向那双眼。

 

何物,始于春,生于野,跃于夏,葬于秋?

卑微秋草就伏身于那双眼,在左眼书写枯萎,在右眼描绘死去。

 

他就用那样的一双眼看着我,眼神悲戚。

我想到我似乎从不曾见过他露出这神色,也未曾见过他未被绷带覆盖的另一半脸颊。于是我吞掉问起缘由的话,转而瞪大眼想要将他那副模样刻入脑海深处。

“够了……”

他挣脱我的视线站起身。风衣下摆扫过地面带起灰尘。

纱质窗帘被风抛起又回落。他看着窗外,视线聚焦在一处。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,也许是落日,也许不是。反正我从来猜不透他。

“没有以后了。”

他突然轻声这么说了一句,也不知道是对谁。

“没有以后了……”他又重复了一遍。这次他闭了眼,话说完后狠狠咬合臼齿。

光慢慢向屋外爬去。黑暗覆盖住他的双眼的时候,他终于转身。

转身朝着最后的光明大步走去。

 

再也没有回头。 

 

那天太阳沉下去后没有星光。我在黑暗里坐了很久。我想不通,也想不通为什么想不通。

只是那天之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先生。

 

 

注:鹤见指鹤见川,曾为日本最脏的河流。地址在横滨所以拿来用了。这里的设定是未被治理过的。本人未曾亲眼所见。

写瞳色那段废话是指一年生草本植物。春生秋死。来源是我看到有人说鸢色是秋天树叶枯萎的颜色。




废话在这里:这个文档是13天前创建的。那时候写了一小部分今天修改了前面的部分写完了【真的很短,憋文好难】

练练【很烂的】文笔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9 )
 

© 竭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